一个不会起名字的勇厨cp粉all勇控

感谢维勇让我知道最美好的爱情

前段时间维勇主题凉的让人心灰意冷,看到喜欢的两位太太冒泡忍不住心痒,得规划一下啥时候把欠的翻译还有脑洞给填了

冒个泡

年后回来简直是出其意料的忙,占个TAG只是告诉大伙儿我还活着,没有爬墙也没有弃坑。

最近要到了办公室PARO《I'm office sl*t》的授权,手里还有《we are lost, but we are not gone》还有《one way or another》。

今年上半年打算把《we 》完稿,《one 》发展太过暗黑了,有点超过我的承受范围了,估计会弃掉吧……

《I》后续会慢慢放出来。

谢谢900+多位小伙伴不离不弃,致谢,告退。


又是推文帖

刷到一篇超级可爱的连载,在严格禁止办公室恋情的公司里,想要认真谈个恋爱的CEO维(A)跟暗恋上司却把自己当成人家P*A*O*Y*O*U的职员勇(O)的故事。已经申请了授权,不知道能不能拿到,有兴趣的同志们可以去AO3.

[维勇|YOI]We are lost, but we are not gone(第二十章)

授权翻译

原文:《We are lost, but we are not gone》from persephoneggsy,看原文的亲们请给太太留下kudos。

前文:(一)(二)(三)(四)(五)(六)

(七),(八)(九)(十)(十一)(十二)

(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上)

(十七-下)(十八),(十九)


峰回路转的一章,咸鱼复健,我回来啦(づ ̄3 ̄)づ╭❤~


第二十章


维克托醒来,下意识的起身,上半身传来剧烈的刺痛,他的神经绷紧。

几秒钟之后,他冷静下来,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他躺在一张大床上,四周是红木制作的贵重加剧,床上铺着精细的被褥,而且……维克托立刻明白他身在何处。毕竟,在他父母离世之后,无处可去的他曾经在这张床上睡过两年。

他难以置信的眨眨眼,跳了起来,不仅是一模一样的床,还有红色的墙壁、金色的烛台、光亮的地板还有昂贵的地毯……

他在祖父的家中。

艰难的喘了一口气,维克托压抑住呕吐和逃离的冲动。

冷静,他对对自己说,尽管太阳穴的阵阵跳痛让他想大声尖叫。想起来,想起来。

玩具屋,祖父,克里斯,美奈子,光虹,埃米尔。

维克托呼吸停滞了,勇利。

他没有忘记什么,他的记忆没有被夺走。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要高声欢呼。

兴奋褪去,旁边的动作告诉他这个房间里还有别人,甚至就在床上。

耳畔传来一阵柔软的呢喃,他的眼睛看向声音来源。维克托呆住了,身边的人痛苦的眨了眨眼睛,熟悉的棕色眸子重新恢复清明。

“嘛……”勇利看着维克托。他眨了几次眼,意识到银发人正盯着他,“哦,你醒了。”

维克托一言不发。

勇利的声音和轻柔,他的语调……乏味。不,并不是乏味……只不过他就像是小孩子一样,无辜而不安。他听上去与平时……

维克托的心沉了下来。

这不是勇利。

Eros坐起来揉了揉眼睛。他穿着宽松的运动裤和T-shirt,蓬松的头发柔柔的贴在迷人的脸庞。睡意消失后,他冲着维克托笑了笑。

“早安。”

维克托只能盯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想想起什么。

我昏过去前发生了什么?

他们在安全屋……然后,安东出现了,要同维克托做交易,然后维克托……他做了什么,应该是争取勇利的自由,然后雅科夫……

雅科夫。

维克托痛苦的将脸埋进膝头,绝望的抓住头发。他似乎听到Eros担忧的声音,但是他没有精力应付这个人偶—最起码不是想起安东所作所为的现在。

他杀了雅科夫、维克托的教父,安东最好的朋友,就这样被残忍的杀害了。他的血渐了一圈,一半脸消失了,上帝啊,而安东甚至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维克托的祖父是阴谋、强*暴这些罪行的头目。

一只手笨拙的拍了拍维克托的脑后,他重新意识到现状,直起身来,眼睛因为泪水而模糊了,Eros抽回手,侧头打量着他。

“你还好么?”他皱着眉。

“我……”维克托咬紧牙,“不,不,我不好。”

Eros眨眼,“哦……为什么?”

“为什么,”维克托几乎笑出声来。“我刚刚目睹了一起谋杀,怎么样?”

Eros皱眉,“……谋杀……?”

他当然不知道这是什么。维克托深深怀疑除了呼吸和简单的交流,玩具屋根本不会交给人偶其他东西。他摇摇头,将被子扔到一旁,起身下床。

他仍然穿着之前的衣服还有鞋子。他的祖父最起码大发慈悲的让他能走出这个房间。

“你要去哪?”Eros问,维克托选择忽略他-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而且……事实上,仅仅是看着这个人偶已经让他无法承受。

握住门把手,他试探着打开它,门纹丝不动。

维克托低吼了一声。当然是这样。如果没猜错,门外应该有不少守卫。

身后传来阵阵窸窣声,Eros应该也起身了。

“我们该待在这儿,”他说。

维克托抿嘴转身,Eros姿态优雅的跪坐在床上,有那么一瞬间,维克托几乎认为他变回了勇利。他也喜欢这样坐着,作为一个日本人,多年的传统让他很难改掉这些习惯。

但是看到他的眼神,维克托放弃了这个想法。

“谁告诉你的,”他问。

Eros想了一会儿,“是那个人,”他耸肩,“他说我们要好好待在这儿。”

“他有说过原因么?”

Eros笑了下,“是为了我们好。”

维克托翻了下白眼,他本该知道,这个人偶不可能提供什么有用的答案。他将注意力重新放在门上,就像是发泄怒气一样,他狠狠的捶了一拳,门剧烈的作响。

他看了四周,这里似乎没有变过。他的祖母曾经骂过他—他们住在二楼,维克托想要顺着管道爬下去,如果出现意外,他会摔断脖子。

维克托咬牙看着窗子,语气困在这里,他宁愿脖子现在就断掉。

意外的是,窗子没有锁,但是他发现院子里有大量全副武装的守卫,至少七个,即使可以下去,他也很难逃出去。

“F*ck,”他怒吼。

“很冷,”Eros在他身旁说道,维克托下了一跳。他甚至没有听到Eros的脚步,任由人偶伸手关上窗。Eros微蹙着眉头说道,“我们应该呆在这儿,”他的声音就像是想要责备大人的孩子一样,但是维克托还是被惹恼了。

“我们根本别无选择。”他反驳道,越过Eros重新走到门前。他想要找到别的出路,但是,窗子似乎是唯一的选择,他懊恼的揉了揉前额。

他被困住了。

然后,门打开了。

维克托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三个人出现在门外。

第一个人是他的祖父,安东挑起眉冲着维克托一笑,后者恢复震惊后愤怒的瞪着他。

第二个是维克托不忍死的年轻女人,她比安东矮上一些,有一张漂亮的脸庞和一头红色的短发。她蓝色的大眼睛注视着维克托,冲着他温柔的笑着。令人不解的是,她的手臂牢牢挽着安东的。

第三个是个矮小健壮的年轻男人,差不多与维克托同龄。维克托花了一会儿才认出他,这人曾经在维克托与光虹去往Attic的路上出现过。安保主管……他的名字是什么?阿尔京?

“啊,维坚卡,你醒了。”安东开口,语调中的欢快令人不悦。

维克托盯着他,下意识握拳。

“发生了什么?”他努力保持平静。

安东叹气,“有一点意外……所以,你的修正延迟了。别担心,很快你会变好的,现在,尽可能放松。”

“放松?”维克托难以置信的说道,“我怎么放松?你都干了什么,你杀了雅科夫。”

安东深呼吸了一下,手捏了捏鼻梁,红发女人担忧的看着他,搂紧他的手臂。

“就像我说的,这……很遗憾。但是雅科夫已经没有用了,他背叛我,他根本不为你着想,维坚卡。他得消失了。”

“胡说,”维克托唾弃道,大步冲向他的祖父。女人似乎吓坏了,而阿尔京挡在安东身前,维克托愤怒的冲着安东喊道,“你杀了他。我已经答应跟你走了,你赢了,他只是说了几句话而已。”

“好吧,”安东笑道,“实话实说,雅科夫是对的。”

维克托呆住了,“什么?”

“就像我这的要放你的婊*子离开一样,”安东看着Eros说道,人偶只是安静的站在维克托身后。

“但你……你说过……!”

“我什么都没说,孩子。你一厢情愿的以为我要让他走的,我只是没有纠正你而已。”安东嗤笑。“语言不过是没有意义的承诺,行动才重要。我本以为你已经明白这个道理了。”

“你……”维克托盯着他,然后,他眼前发红,“混蛋。”

他充上钱,想要掐住安东的脖子,但是他忘记了阿尔京,他抓住他将他压倒在地上。维克托趴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着。

安东在他头顶叹气道,“太粗鲁了,一定是遗传自你的母亲。我告诉过德米特尔不要介意,但是……看来在选择情人上,你同你的父亲一样糟糕。‘

红发女人打断道,“安东沙,别再激怒了他了,你知道我讨厌你们吵架。”

安东失神的拍了拍她的手,“啊,是的。别担心,我会处理好的。”

“希望吧,”女人看了维克托一眼,“看到我们的小太阳这个样子真是伤心……”

维克托停止挣扎,什么?

“很快便一切如常了,”安东说道,一阵铃声想起来,他拿出电话。过了一会儿,他叹气道,“我有些事情。亲爱的,不如你待在这里陪维克托一会儿?”

她点头,“当然。”

他看着阿尔京,“确定他们待在这里,所有人。”

阿尔京点头,“是的,先生。”

“很好,”安东看了Eros一眼,后者正好奇的侧着头。老人阴森一笑,摇头离开了。维克托听到他下楼的脚步声。

红发女人关上门,冲着阿尔京嚷道,“哦,看在上帝的份上,拉他起来。”

“抱歉,夫人,”阿尔京应声,放开维克托将他扶起来。

“谢谢,”她笑道,走到维克托面前让他回到床上。维克托惊讶的盯着他。

她是谁?

“你是谁?”他出声。

她皱眉,“天啊,你比安东沙说的还糟……”她低声说,拍着维克托的手安抚笑道,“没关系,小太阳,你很快会好的。”

“为什么你要这么叫我?”维克托问,站了起来,“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谁。”

“你受伤了,维坚卡,”她慢慢说,“你有些失常,没关系。你的祖父很快就会处理好的。”

维克托愤怒的挥开手。

“他根本不会解决什么,”他嚷道,“他才是把一切搞糟的人!”他大步走开,撞上阿尔京的肩膀,他冷眼看着维克托,“你觉得你能离开么,根本不可能,”他说道,“在这里等着吧。”

“见鬼,”维克托说。

“维坚卡,”女人责备道,“坐下!”

维克托用手梳理头发,“天啊,真不敢相信。见鬼,到底发生了什么?”

“听祖母的。”女人吼道。

维克托顿住了,转头看着她,“什么?”

她环抱住手臂生气的指责道,“你问我是谁,现在你知道了。”

“不,”维克托后退一步,摇头,“你不是我的祖父。”

她吼道,“我是,维坚卡,你的祖母。”他乞求道,“我知道你不记得我了,单是……”

“哦,上帝,”维克托看着她,“你也是其中之一对不对?”

“什么?”她问道。

维克托指着无辜眨眼的Eros,“人偶!”他看着阿尔京吼道,“是不是?”

阿尔京什么都没说,面色如常,除了嘴唇微微的抽搐。

这就是答案了。

“F*ck,F*ck,”维克托来回踱步,“他为什么要把一切搞糟呢?”

“维坚卡?”他冒牌的祖母问,“我知道,现在有很多麻烦,但是你祖父会照顾你的。”

他看着她,她几乎瑟缩了一下,他眯起眼睛。

“你不是我的祖母,”他开口,“你多少岁了?”

她嘟起嘴,“问女士的年龄太粗鲁了,维坚卡。”

“开个玩笑。”

“我72岁了。”她翻了个白眼。

“为什么你看上去比我还年轻?”

她眨眼,“什么?”

“你不可能超过25岁,”维克托追问,“你只是另一个可怜人,他们骗你签了玩具屋的合约。”

“维坚卡,”她颤抖着说道,她看上去吓坏了,牢牢盯着阿尔京,想要求得帮助。

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臂,维克托转头看着阿尔京,但是他正站在一旁,同样有些惊讶。

是Eros。

“你吓到她了,”他皱眉轻声说,嘴唇紧紧抿着,“这样不好。”

维克托吸了一口气,在松手之前,Eros的眼睛出奇的严格,不像一个头脑空白的人。Eros放开他的手。

红发女人仍然在发抖,低头盯着自己的双手,Eros坐在他身边,轻轻伸出手想要安抚她,但是她躲开了。她抚上脸颊。

“我……我72岁,”她呢喃。

Eros点头,“你说过的。”

“但是我……我看上去不像……”她绝望的说,“你觉得我多大?”

Eros耸肩,“我不知道,你不是72岁么?”

这个答案毫无用处,她转向阿尔京。

阿尔京叹气,低声说“看看你做了什么……”

维克托皱眉,“什么?”

“你让她思考了,”阿尔京说道,“她的程序不允许她思考那么复杂的问题,现在,他崩溃了,是你的错。”

维克托看着红发女人,Eros仍然试图安抚她。维克托赶到一阵愧疚,但是在他想要什么之前,电话声响起,除了阿尔京,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啊,最后,”他拿出电话,维克托,Eros和红发女人神色各异的看着他。

“好吧,准备好了,然后呢?好的,行动吧,我会给他们的。”

他等了一会儿,然后走向红发女人和Eros,红发女人好奇的看着她,Eros仍是一脸空白。

“这里,”阿尔京说,将电话交给他们,按下扬声器,然后—

维克托蜷缩了一下,刺耳的声音想起,耳朵就像要爆炸一样。维克托感到不适,两个人偶反应与他不同。

Eros和红发女人躺在床上,失去了意识,维克托大喊一声扑过去,他们不过是睡着了。

“什么……?”他看着阿尔京,他点头将电话放回口袋。

“远程清扫,”他说道,回答了维克托没有没有说出口的问题。“光虹已经研究了有一段时间了,但是新的技师处理好了一切。”

维克托眨眼,“什么?”

阿尔京微笑,“你有很多朋友,维克托。”

就像是约好的一样,门打开了,两个守卫冲进来。维克托紧张起来,做好对抗的准备,但是他们只是将两个昏迷的人偶抱起来而已,阿尔京冲着他们点点头。

“来吧,”他说道,我们得在尼基福罗夫回来之前离开,”他停顿了一下,“……是老的那个,不是你。”

“我不—”维克托说道,阿尔京抓着他的前臂,他跟着他们一同离开房间。没有人阻拦他们。

他们走到侧门,一辆看似无害的黑色货车停在路边,他们走过去。车门打开,里面的是--

“克里斯?”维克托惊讶的说。

克里斯笑了笑,冲着两个守卫眨眨眼。阿尔京催促维克托上前,克里斯伸出一只手。

维克托抓着克里斯的手上车。

阿尔京又下达了一些命令然后上车,他们发动引擎离开了。

“久等了,”克里斯说,“但是我们做的很漂亮不是么?”

维克托盯着他“……”

“这是报答。”

“你是怎么来的?”维克托说道,“我以为-祖父-”

克里斯笑了笑,“看来安东没有那么可怕,在玩具屋里发生了反叛—”

“什么?”

“阿尔京是为国际智能组织工作,”他耸肩指了指阿尔京,后者不知为什么对着维克托竖了大拇指,“这是一道很简单的题目,帮我们或被捕。”

“……”维克托将脸埋进手中。

“维克托?怎么了?”克里斯问。

“只是……给我一分钟,这是我一生中最长的一天。”

“还没有结束,”阿尔京提醒,“我们需要回去,然后制定下一步的计划。”

维克托抬起头,“……回哪里?”

“我们唯一的安全地,”克里斯说,冲着阿尔京一笑,哈萨克斯坦然说道,“去玩具屋。”

 

TBC.




再次推文

搞多了虐文之后发现傻白甜真的好美味啊,推荐ABO文《only you》:大学生活设定,富二代维(A)✖️迷人有才华的文学系学生勇(O)。期末考试后勇利还有披集去酒吧浪,喝大了后跟维克托大跳热舞,然后就是这样那样的故事。已经完结了。


推文

抱歉又失踪了好长时间,难得的空闲都用在在AO3刷文上了,强烈推荐在omega勇tag下kudos最多的文《you can't plan for everything》:互相暗恋,双方都有OOXX经验的设定。勇利还有几个周过发*情*期,不好意思让维克托帮忙而选择找Professionals,维克托在旁边假装淡定其实不知道打翻了几瓶醋,一副选我吧选我吧还心机的拉勇利家人助攻的样子让我笑得拍桌子。目前写到27章,但是很长时间没有更新了,目测是坑了(ノへ ̄、)

[维勇] One way or another(第二章)

前文:(一)


第二章


涉及非常规的**及情感,维克托真的很病,介意慎点


TBC.


PS:失踪人口回归,这一篇还有we are lost真的都没有弃坑,年前实在太忙了。手里有刀没糖,情人节不添乱了,寒假争取更一章we are lost

最近忙成狗,但是教练我真的好想更文嗷嗷嗷嗷(ノへ ̄、)

[维勇] One way or another(第一章)

授权翻译,预警见前文

这一篇文就当是800fo贺文了,谢谢大家支持,笔哈特(づ ̄3 ̄)づ╭❤~

第一章

(1)

从各种意义上,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都应该算是得天独厚。他有一份年薪六位数的工作、一所付清房贷的房子,两辆光鲜的车,还有一张能让所有Omega投怀送抱的英俊面庞。他的声誉也是完美无缺,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无私的收养了自己侄子并视若已出的男人有一副让人感动的好心肠。

所以,维克托自视颇高。除了……

 

最近,他开始质疑他的道德,即使只有一点点。倒不是抢劫或谋杀这样的重罪。

 

只是……他无可救药的迷上了儿子新交的Omega男友。

每每想到他,维克托都想尖叫。他可以得到任何人,但是真正想要的却恰恰是儿子的恋人?他到底怎么了?

 

从他第一次看到那个男孩儿,在对上那双深棕色的眼眸后,他感到一阵电流划过脊背。当尤拉把他介绍给维克托时,两个人看上去紧张极了。当时,他认为那不过是Alpha生理性的反应,他为儿子找到那样漂亮的人感到骄傲。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小小的心动变成了迷恋。每一次看到那个男孩儿(后来才知道他的名字叫勇利)。他的心几乎都要跳出胸膛。好在维克托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他曾经逃避似的将这种情愫归结为无害的一时兴起,不用多久他便可以平静下来,然后一切相安无事。


(2)

点点点点点


TBC.


《One way or another》,病病的维克托简直不能更带感了。涉及尤勇和NTR,介意就算了。